<ins id="75bdx"><noframes id="75bdx">
<ins id="75bdx"><noframes id="75bdx"><cite id="75bdx"></cite>
<cite id="75bdx"><noframes id="75bdx"><ins id="75bdx"><noframes id="75bdx"><cite id="75bdx"></cite><cite id="75bdx"><span id="75bdx"></span></cite>
<ins id="75bdx"></ins>
<cite id="75bdx"><span id="75bdx"></span></cite>
<ins id="75bdx"></ins>
<var id="75bdx"></var>
今天是:     農歷:
 
頻道首頁 > 新聞中心 > 正文

再戰大別山,習近平總書記關于扶貧工作的重要論述的岳西實踐
2019-07-08 08:48:59   來源:政府網   作者:    點擊:

發展和改革頻道

 

清晨,大別山腹地安徽省岳西縣黃尾鎮平等村,如黛的青山,蔚藍的天空,追逐嬉戲的林間小鳥,如彩練般的山間水泥路,好一幅渾然天成的水墨丹青畫。早起的脫貧戶汪秀發現自家養殖基地的果樹已冒新芽,臉上洋溢著無比幸福的笑容。

  

  這是岳西縣脫貧摘帽后展現出的一派生機盎然、和諧繁榮的新氣象!

  

  信仰,永不止步

  

  大別山腹地,綿延群山中,時代發展讓岳西人民追求共產主義信仰的腳步更加堅定。

  

  19302月,請水寨暴動在岳西縣發生,建立中國工農紅軍中央獨立第二師,成為鄂豫皖革命根據地四大主力紅軍之一。

  

  19352月,紅二十八軍在岳西縣第三次組建,以岳西縣為大本營在鄂豫皖進行了艱苦卓絕的三年游擊戰爭。

  

  1947年,劉鄧大軍千里躍進大別山,在岳西縣創建革命根據地,威脅國民黨“首都”南京和武漢兩大重鎮,牽制了國民黨軍隊,揭開了全國性戰略反攻的序幕。

  

  在革命戰爭時期,16萬岳西人中,有4萬英雄兒女獻出了寶貴生命,中共安徽省委首任書記王步文烈士就是其中優秀代表。

  

  由于歷史、區位、自然等因素,一段時間以來,岳西縣一度成為安徽省以及大別山區29個國家級貧困縣中貧困人口最多、貧困面最廣、貧困程度最深的縣之一。2012年,岳西縣被列為大別山片區縣和國家扶貧開發工作重點縣。2014年,全縣建檔立卡貧困戶36367110473人,貧困村65個。

  

  習近平總書記曾指出:“反貧困是古今中外治國理政的一件大事。消除貧困、改善民生、逐步實現共同富裕,是社會主義的本質要求,是我們黨的重要使命。新中國成立前,我們黨領導廣大農民‘打土豪、分田地’,就是要讓廣大農民翻身得解放。現在,我們黨領導廣大農民‘脫貧困、奔小康’,就是要讓廣大農民過上好日子。”

  

  在風雨飄搖的歲月,為了讓后人過上好日子,“跟黨走”、為革命理想而奮斗成為岳西老區人民的信仰。黨的十八大以來,在黨的領導下,40萬英雄后代傳承先輩堅定信念、甘于奉獻、勇于犧牲、敢于擔當的革命精神,把人民對美好生活的向往作為奮斗目標,再戰大別山!

  

  岳西全縣上下深入學習貫徹習近平總書記關于扶貧工作的重要論述,強化政治擔當,咬定總攻目標,牢牢把握精準,注重“志智雙扶”,著力實施“十大工程”“十大產業”。持續開展“重精準、補短板、促攻堅”專項行動,讓脫貧成效經得起歷史檢驗、經得起人民檢驗,以“指尖繡花”的功夫、“燕子筑巢”的恒勁、“螞蟻啃骨”的韌勁,以實際行動兌現對人民的莊嚴承諾。

  

201888,安徽省人民政府宣布岳西退出貧困縣序列。昔日貧困山村,今朝蝶變重生,幸福之花在希望的田野上競相綻放。

 

 \

 

 岳西縣主簿鎮余畈村扶貧產業茭白種植基地和“茭白樓”

 

 

“四帶一自”鼓起群眾錢袋子

  

  習近平總書記曾指出:“產業增收是脫貧攻堅的主要途徑和長久之策,現在貧困群眾吃穿不愁,農業產業要注重長期培育和發展,防止急功近利。”

  

  為了找準符合本地實際的產業脫貧之路,岳西縣在高寒山區探索推廣種植茭白,變對抗性種植為適應性種植,農民收入大幅提升,家家戶戶建起了新樓房,群眾親切地稱為“茭白樓”。

  

  2017年,在政府的支持下,主簿鎮南田村貧困戶盧慶杰種下了7畝高山茭白,“這里海拔高,過去種稻子是‘種一坡、收一鍋’,連自家吃都不夠。現在靠著種高山茭白,一畝地收入就能達到7000多元,日子越過越紅火。”盧慶杰說。

  

  為把茭白產業做大做強,岳西縣委、縣政府將茭白列入脫貧攻堅的支柱產業,每年安排財政扶持資金,在產業基地、新品種新技術試驗示范、水利交通等基礎設施建設、市場開拓、品牌建設等方面給予扶持。茭白產業不斷壯大,老百姓的錢袋子鼓了起來,紅瓦白墻的“茭白樓”取代了土坯房,成為大別山中一道亮麗的風景線。

  

  如今,岳西縣茭白種植面積達6萬畝,已有4.3萬人通過發展茭白產業實現脫貧,被認定為國家地理標志產品。岳西縣茭白產業成為全國產業扶貧案例。

  

  此外,岳西縣堅持特色產業扶貧,以茶葉、蠶桑、蔬菜、林藥、養殖、構樹、旅游、勞務、電商、光伏“十大產業扶貧”為抓手,推廣各類園區帶動、龍頭企業帶動、農民合作社帶動、能人大戶(家庭農場)帶動和貧困戶自主調整種養結構發展產業的“四帶一自”模式,實現了村有當家產業、戶有致富門路、人有一技之長。

 \

 

 岳西縣天堂鎮石橋村王仁全夫婦高高興興地搬到易地扶貧搬遷集中安置點的“花園房”

 

搬出幸福新生活

  

  習近平總書記曾經強調,“要有序推進易地搬遷扶貧,讓搬遷群眾搬得出、留得下、能致富,真正融入新的生活環境。”

  

  如今,岳西縣天堂鎮石橋村易地扶貧搬遷集中安置點,一幢幢現代風格的三層樓房,依山傍水,綠樹成蔭。走進貧困群眾王仁全家,兩位70多歲的老人正坐在客廳里悠閑地看著電視。

  

  王仁全今年76歲,患有心臟病,妻子患有風濕病。以前一家人住在山上的危房里,幾乎沒有經濟來源。在幫扶干部的幫助下,20178月,一家3口從山上搬下來,住進了75平方米的“花園房”。為了讓貧困群眾“搬得出、留得下、能致富”,

  

  天堂鎮在集中安置點同步建設了扶貧工廠,形成“易地扶貧搬遷+扶貧工廠”模式。搬進新房子后,幫扶干部幫王仁全夫妻倆找到了稱心如意的工作。王仁全說:“我和妻子都在一樓的扶貧工廠上班,下個樓梯就到了,非常方便。做折箱包、剪線頭的 活,輕松又穩定,平均每月能領到2000元左右的工資。”

  

  既讓貧困群眾拿到錢,又讓他們有“家的感覺”。天堂鎮在離“花園房”不遠的小山坡上,為每戶搬遷戶提供了一塊小菜園。王仁全和妻子在小菜園里種點蔬菜,日常生活所需蔬菜就不用花錢買了。“搬到山下來,住著舒服,用上了自來水和煤氣灶,第一罐煤氣都是政府充好的,還能在樓下上班掙錢。”王仁全的妻子儲春蘭滿臉笑容地說。

  

  岳西縣堅決不讓一戶貧困戶在危房里脫貧奔小康,實行縣、鄉、村“三級梯度”搬遷安置,采取“易地扶貧搬遷+種植養殖、就近務工、城鎮就業、發展鄉村旅游”等多種模式。同時,“一戶一策”量身制定脫貧致富方案,打造一批產業發展增長點、鄉村旅游風景點、集體經濟發展點、美麗鄉村建設示范點“四點合一”的易地扶貧搬遷示范點,共搬遷21476838人。

  

  扶貧夜校,脫貧路上的一盞明燈

  

  習近平總書記曾指出:“激發內生動力,調動貧困地區和貧困人口積極性。‘只要有信心,黃土變成金。’貧窮不是不可改變的宿命。人窮志不能短,扶貧必先扶志。沒有比人更高的山,沒有比腳更長的路。要做好對貧困地區干部群眾的宣傳、教育、培訓、組織工作,讓他們的心熱起來、行動起來,引導他們樹立‘寧愿苦干、不愿苦熬’的觀念,自力更生、艱苦奮斗,靠辛勤勞動改變貧困落后面貌。”

  

  精準扶貧工作開展以來,為推行志智雙扶,激發貧困戶內生動力,岳西縣在各貧困村開辦扶貧夜校,向貧困戶講政策、傳技術、鼓干勁、解疑惑, 提升貧困戶綜合素質、增強貧困戶“造血”功能、堅定貧困戶脫貧致富的信心,使扶貧夜校成為融洽干群關系的連心橋、鍛煉基層干部的重要平臺、脫貧攻堅的“加油站”。截至目前,全縣已組織舉辦“扶貧夜校”4000 多場次,參學貧困群眾超過8萬人次。

  

  “幾年前受了一些打擊,使得我們夫妻倆很消沉,通過參加扶貧夜校,與鎮村干部和扶貧工作隊面對面交流、談心,我們夫妻倆現在很有信心。”岳西縣黃尾鎮嚴家村馬家組貧困戶汪翠霞說。

  

  汪翠霞家原本是一個非常幸福的家庭,夫妻倆勤勞能干,兒子也很帥氣懂事,老父親也能幫忙照應家。

  

  天有不測風云,2012年,汪翠霞老公鄭光壽騎摩托車帶她辦事時發生交通事故,導致鄭光壽右手掌骨骨折。汪翠霞左肱骨骨折,左小腿脛腓骨骨折,左髕骨骨折,經鑒定為 3級殘疾。然而禍不單行,20137月,他們正在讀大學的兒子因意外去世。接連的打擊,令汪翠霞夫妻倆對生活失去了信心,渾渾噩噩地過日子,不想努力,不想奮斗,過一天算一天。

  

  “剛參加扶貧夜校時,就想著沒事去看看熱鬧,沒想到他們講得很好,特別是鎮村干部的談心、鼓勵很真誠。”汪翠霞介紹,上扶貧夜校后,感觸很深,想著不能老是給政府拖后腿了,要積極面對生活。

  

  振作起來的鄭光壽被鎮村推薦到岳西城鄉環衛工作上班,因表現出色,他被確定為玉禾田公司黃尾鎮片區的負責人,現在每月工資近4000元。

  

  曾經,汪秀一家在黃尾鎮平等村是出了名的窮。不甘貧窮的她始終沒有喪失信心,一有發展機會或路子她便要了解清楚。自從村里開辦了扶貧夜校,汪秀每次都會早早趕到扶貧夜校,如饑似渴地學習生產技術,盡情吸收“營養”。

  

  “扶貧夜校里的養雞培訓對我幫助非常大,專家講解后,我對生態土雞市場增添了信心,對養殖技術也有了把握。在政府的幫助下建起了養殖基地。”汪秀說。

  

  2018 年,汪秀賣出1000多只土雞,山上4 畝茶園一年也賺了5000多元,自己種的蔬菜也經常拿出去銷售。加上丈夫的打工收入,現在全家一年的收入超過10 萬元。

  

  “政府的幫扶是外力,自己的幸福生活還要靠自己奮斗。”在政府的扶持和鼓勵下,汪秀的心思也越來越大,“今年丈夫繼續外出打工,我準備再擴大養殖規模,建一個休閑度假生態農莊。”

 

上一篇:岳西縣2019年上半年爭取項目資金超1.3億元
下一篇:最后一頁

日日日,噜噜网,新农夫导航,日日爱夜夜撸秀